欢迎来到 陆蓉之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陆蓉之【视频】- 箭厂视频 【在路上】辞职卖房全家去航海-箭厂

2019-03-15 全部文章 3

陆蓉之【视频】| 箭厂视频 【在路上】辞职卖房全家去航海-箭厂

陆蓉之
2012年翟峰夫妻俩从国企辞职、卖车卖房、拿出大半积蓄买了艘二手帆船,带着8岁女儿一家三口放弃陆地上的一切,开始航海生活。


文/端木异
五年前,翟峰一家是被各大媒体热议的“中国唯一的航海家庭”。
辞去国企工作、卖车卖房、给8岁的女儿办休学,一家三口拿出大半积蓄买了艘二手帆船,放弃陆地上的一切,开始航海生活。在媒体“说走就走”的宣传和备受非议的休学决定中,“航海家庭”成了翟峰一家面对大众时的“名片”,也成了他们身上撕不掉的标签。
如今,六年快过去了,这个航海家庭过得怎样?

2012年以前,翟峰是山东兖州的一名铁路职工,人生轨迹早早被划定。17岁技校毕业后,他子承父业,被安排到铁路局当信号工,合同一直签到了2037年。
生活虽过得像机器上的齿轮,翟峰骨子里却不肯安分。他有时会想跳上火车,逃离这样的生活,再也不回来;有时也会想自己工作最多再干两年,却总被各种离不开的理由拖住脚后跟,恋爱、父亲去世、结婚、生娃……二十岁左右的翟峰,人生被一点点卷入漫长的县城生活里。
翟峰的妻子孙宏岩也是铁路职工。夫妻俩是当地最早买房买车的一批人,机关单位悠闲的工作和福利在周围人眼里满是羡慕——生活优渥,每年还有几个月假期。只不过,翟峰天生就是那种出门旅行都不愿意走两条相同路线的人。
当看到《楚门的世界》时,翟峰像被当头一击:“就像我自己脑子的噩梦被拍成了电影一样。”他觉得大部分人活得就像养鸡场里的鸡,不需要思考,不需要感受,99%的精力都是为了完成社会和家庭既定的责任。

一眨眼,翟峰惊觉自己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了。他试着和从小到大的玩伴讨论探索未知、梦想、周游世界,大家纷纷投以诧异的眼神。十几年前畅想未来的朋友们,如今讨论的都是工作、赚钱和晋升。
翟峰知道,自己迟早会像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一样,从监狱一般看不到可能性的生活里,一点点挖出一条路逃出去,哪怕钻下水道,他也要离开。于是,全家开始航海、环飞澳洲、去巴厘岛……等到翟峰越走越远,认识了更多奇怪的人类,他发现自己越回不到从前的地方。从一开始,他们就不是一类人。
在航海完成得差不多之后,他曾回国做过一个叫“峰冒险”的平台,分享探险经历,结果发现那些宣称有航海梦和周游世界理想的人,“没有一个人真的想离开自己的舒适区。没有一个。”

和丈夫不一样,孙宏岩从小受传统女性的规训。婚后她才发现,丈夫并不要求自己做一个家庭主妇、贤妻良母,而希望有思想和精神上的更高交流。当初她并不能完全理解,只是在旁边静静看丈夫学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给女儿馨馨讲一些自己听不懂的故事。
直到2008年,孙宏岩迎来了这个小家庭叛离前的转折点。翟峰一个人去了海南旅行,寻找自己在谷歌地图上看到的一个无人海滩,一去就是14天。他后来形容这段经历,说好像找到了这个假的世界里的一个出口,30年来第一次感到自己的人生有了成就感。
这一切细微的变化,孙宏岩都看在眼里。看到回来后的丈夫眼神里都是故事,她突然感觉被唤醒了。她想起自己十九岁初识翟峰,其他男孩都在打牌玩游戏,只有他在捣鼓她不懂的新东西。
从08年到12年,孙宏岩花了四年作出最后一击,来陪丈夫跨出这一步。她不想让两个人的生活从此变成平行线,想捍卫自己的婚姻和家庭,于是直接打乱翟峰最初的安排,要求丈夫“要不就三个人一起走,要不就从此分开”。

很少有人知道,已经航海去了那么多国家和地区的孙宏岩,其实害怕海,害怕晒黑,害怕吃不好,她害怕的东西太多了。卖掉房子的时候,她哭成了一个泪人,觉得自己“卖掉的是10年的感情”。
为了出海,孙宏岩去学游泳,换了一大堆教练都没教会,最后教练说,其实你已经会游了,是你自己不能克服心理问题。她也并不高兴出远门,一遇到困难就各种抱怨,说还是回家好,经常需要翟峰软磨硬泡、连哄带骗。
最初的时候,她甚至不如女儿馨馨走得远,当看到女儿磨破皮了还在走,她才觉得,作为母亲自己应该是孩子的榜样,不能拖全家的后腿,于是一点点强迫自己跨出舒适区,完成转变。虽然每逢过节的时候,她还是更想陪在父母身边。
孙宏岩花了很多年,才真正理解翟峰寻找无人海滩的心情。十九岁初识翟峰,还有一个画面让她印象深刻。当他从夕阳下跑过来时,她觉得这个男孩带着阳光的光环,不,她比划着说,那是希望。是把自己从平庸生活的泥淖里带走的希望。

出海时,馨馨八岁,正念三年级,兴奋地跟身边的小朋友分享爸爸要去买帆船航海的事。但后来,老师不让她讲了,“会影响其他小朋友情绪。”在中国,没有人拖家带口做过这样的事情,听上去像天方夜谭一样。
现在,馨馨十四岁了,见惯了“天方夜谭”的她,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。在学校,她能看得出哪些同学是有目标和梦想的,哪些同学说梦想的时候只是在自欺欺人,哪些同学并没有探索未知的好奇心。
父母曾备受争议的休学决定,似乎并没有对她造成太大困扰。她有些课程的学习进度甚至比同龄人更快,最早是妈妈在船上教,有时候一路超纲教下去也浑然不觉。她还发展出了自己的学习方式,和父亲一样,她善于自己捣鼓和学习新东西,包括上网课,跟其他航海者学瑜伽和冲浪。
馨馨也没有特别为离开学校伤感,她和朋友们一直用QQ联系。每换一次学校,她都会换一次“人设”,有些环境里她比较乖,有些环境里她则更开朗,“这样交到的朋友都会不一样”,就像每一段航程都有不同的故事。

2016年,这个航海家庭又增添了一位新成员,小女儿丫丫。这个四口之家最迷人的地方,是永远在寻找新的可能性。
航海曾是翟峰探索“楚门的世界”里真实生活的途径,最后,妻子和女儿一起跟着他发现了更大的世界。跟着翟峰去航海,曾是孙宏岩为了保全家庭的决定,如今,她已不愿再被视为一个追随者。
对翟峰来说,探索未知的世界才是让自己活着有意义的方法。而两个女儿,馨馨和丫丫,也许未来都会继承这样的血脉。
“这个世界有种鸟是没有脚的。它只可以一直飞啊飞,飞到累的时候就在风里睡觉。这种鸟一生只可以落地一次,那就是它死的时候。”最后,谨以电影《阿飞正传》里这段话,献给永不停止探索的所有人。

制作团队简介



厂长语录
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”

相关文章